护价方案连连失利:上市银行七成破净 增持力度不一

2019-12-17 9:19:28

      上市银行接连破发,银行不断抛出增持“绣球”。

  12月13日晚间,渝农商行公告称,该行已收到42名管理人员的增持通知,基于对该行价值的认可、对未来战略规划及发展前景的信心,每人拟增持不少于5万元,“相信该行股票具有长期投资价值”。

  由于银行板块今年不断纳新,估值逐步走低,成为破净重灾区,36只上市银行中,目前已有27只银行破净,破净率达到75%。包括渝农商行在内,目前已有11家银行出手“护价”,但效果甚微。

  增持两连发难撼股价

  12月13日晚间,渝农商行公告表示,该行近日陆续收到部分总行管理人员拟自愿增持股份的通知函,基于对该行价值的认可、对未来战略规划及发展前景的信心,在符合有关法律法规的前提下,自愿增持该行股份。增持主体为该行总行部门总经理助理及以上管理人员共计66人,截至目前,该行已收到42位管理人员的增持通知。本次增持每人不低于人民币5万元,不设上限,也不设定增持价格区间,实施期限自2019年12月16日起,至2019年12月31日止。资金来源是增持主体自有资金。

  只是这则消息对市场的刺激作用有限。在12月16日A股市场大涨时,渝农商行却以平收结束了一天的交易。

  “一个人增持5万,42个人至少增持210万,即使66人全部增持,也不过330万元。这对于渝农商行每日几个亿的成交量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这样的增持有点欠诚意呀。”资深股民邱建荣(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这已经不是渝农商行第一次发布增持公告。该行上市刚好碰到大盘调整,10个交易日就宣告破发,随后股价一路走低。12月10日,渝农商行祭出“保价”方案:渝农商行自2019年11月12日至 2019年12月9日,A股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该行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每股净资产为7.1831元),已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根据稳定股价预案,该行需采取由董事(不含独立董事及不在该行领取薪酬的董事,下同)和高级管理人员增持该行A股股票的措施履行稳定A股股价义务。本次需履行稳定股价义务的董事、高管共12人,其中董事7人、高管5人,前述12名董事、高管以不超过上一年度从该行领取税后薪酬15%的自有资金增持,增持实施期限6个月,不设定价格区间。

  根据测算,前述12名董事、高级管理人员2018年度税前薪酬合计494.5万元,按照不超过该年度自渝农商行领取薪酬(税后)15%的自有资金增持该行股份计算,上述高管共出资不超过74.175万元,税后金额比此更少。

  增持力度不一

  受宏观经济下行、监管趋严等多方面因素影响,银行股成为破净重灾区。

  截至12月16日收盘,36只A股上市银行中,已有27只银行股破净。其中华夏银行的市净率在0.6倍之下,破净幅度最深;交通银行民生银行北京银行中国银行中信银行的市净率分布在0.6倍到0.7倍之间。

  由于股价低迷,自去年以来,已有多家上市银行启动了稳定股价的相关措施。

  在渝农商行之前,已有10家上市银行触发稳定股价条件,银行股东和高管纷纷出手增持。

  12月4晚间,郑州银行发布《关于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的提示性公告》称,自2019年11月7日起至12月4日,该行A股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4.72元/股,达到触发稳定股价措施启动条件。郑州银行表示,根据“稳定A股股价预案”,该行将在2019年12月19日前召开董事会,制定并公告稳定股价的具体方案。

  为何银行会在破净之际密集增持维稳?起因源于2013年11月证监会颁布《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首次公开发行新股的发行人及其控股股东、公司董事及高管,应提出上市后三年内公司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时稳定公司股价的预案。根据《意见》,预案应包括启动股价稳定措施的具体条件、可能采取的具体措施等,具体措施可以包括发行人回购公司股票,控股股东、公司董事、高管增持公司股票等,上述股东或人员在启动股价稳定措施时应提前公告具体实施方案。

  虽然推出“护价”方案,但从效果来看,却差强人意。

  华讯投资高级分析师王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银行股7成破净,增持主要是为了维护公司股价和保护股东利益,同时向市场传达公司股价被低估的信号。但市场反应一般,主要有以下两个原因:一是,资金预期银行业绩在金融对外开放、利率市场化等影响下,可能会受到冲击;二是,目前市场还未完全从悲观情绪中走出来,资金对于破净和增持的信号反应滞后。

  私募排排网基金经理夏风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股低迷有行业原因,也有宏观原因,还有市场偏好因素。“银行是高杠杆经营,对宏观经济波动比较敏感,并且国内银行同质性较强,除了零售业务、小微业务出色的几家商业银行,多数依赖存贷息差,有些银行拨备不足,市场表现反映了投资者的谨慎情绪。另外,银行股流通市值较大,银行增持比例不高,对市场价格影响小。这些都是银行增持效果不明显的原因。”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银行的增持方案力度不一,其中杭州银行增持力度最大,该行实际控制人杭州市财政局及其一致行动人杭州市财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拟共增持不少于1.03亿股,若按当时股价7.8元/股计,将耗资8亿元左右;若按最新的收盘价9.16元,则需9.4亿,目前该增持计划正在进行中。

  上海银行也有大股东助力,该行三个持股5%以上的股东合计增持金额不少于2亿元。从已完成的“护价”方案来看,贵阳银行的方案较为大方。该行11月底宣布,稳定股价措施已实施完成。增持计划实施期间,贵阳市国资以自有资金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的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份506.26万股,贵州乌江能源累计增持公司股份217.41万股,遵义市国资累计增持145.01万股。此外,该行非独立董事、高级管理人员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合计13.94万股,增持金额合计117.84万元。

  “几百万、上千万的增持,对于银行的市值以及日均成交额来说都是小意思,再加上A股银行估值普遍高于H股,所以投资人对这样的增持仍抱有观望心态。”深圳一家私募公司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